亚博首页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人物盘点 每个人都蕴藏力量

2019/05/15 12:25

  “我是不辣的老乡,为了小书虫的梦想,跑到烦了的老家来了,却慢慢地感觉越来越像阿译了。一直很向往成为迷龙那样的纯爷们,但为了我的小醉,像蛇屁股一样学会了做饭,像兽医一样学会了委曲求全,像豆饼一样学会了只跟一个。我到底是谁?不知道,可能是做着死啦死啦梦的虞啸卿……”以上是一位“团迷”对《团长》中人物的概括。

  从《士兵突击》到《团长》,每个人都上演了“变形记”,有的升官当了师长,有的降级成了士兵,剧中戏份均等的角色多达10余人,每个人物都蕴藏着强大的精神力量,值得让人反复咂摸。

  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《团长》不仅是一部电视剧,更如同一块把人性剖析得体无完肤的案板。

  两大妖孽主演

  龙文章 史上最邪乎的英雄


  龙文章出身卑微,没有什么政治信仰,却始终抱有救民于水火的幻想。在军事法庭上,他相声大贯口一般地念叨着他见过的各地小吃:豆汁、豌豆黄、肉夹馍、驴肉火烧……还有他饱览过的大好河山,其实是在发泄彻骨的丧国之恨。

  他看似猥琐、像小丑一样上蹿下跳,其实是《团长》着力塑造的大英雄,而且是有史以来最邪乎、最另类的正面人物。如果说经典剧《历史的天空》里的姜大牙是以往很少见到的带着草莽气质的英雄,这次的龙文章则是个执着到无比疯狂的理想主义者,一个性格如同他的身世一样成谜的英雄。

  龙文章了解手下每个人心里在想什么,他对普通士兵的趋利避害理解且宽容,所以为了安抚和稳定队伍,他会随时称士兵们“爷爷”,他像罗大佑的歌词写的一样:“如果你真的想要发现一些奇迹,只要你抛开一些面子问题。”

  孟烦了

  绝顶聪明的嬉皮士

  如果炮灰团中还有一个人看透了世事,那个是孟烦了。

  他最经典的台词是对龙文章的那句怒吼:“你骗我们有了不该有的希望!明明知道不该有,可还在想!明明知道要死,可还想活!”

  悲哀!孟烦了的巨大悲哀与龙文章如出一辙。然而北平人孟烦了少的是龙文章的野性和执着,他年纪轻轻就看明白了,于是花了小半辈子时间学会了扯淡,他是战友中的阴谋家和嬉皮士,他以为披上玩世不恭的外衣就能无敌于天下了,没想到竟栽在“最不是人”的龙文章手里。

  剧情逐渐展开后,孟烦了的可爱纯真一点点暴露,如他对小醉坚持“生米不能煮成熟饭”时,如他说:“我养不起你,你还是该干吗干吗去吧!”这不是真正的嬉皮士愿意负的责任。

  孟烦了对龙文章的态度始终处在矛盾中,但在审判龙文章的军事法庭上袒露了内心:“打过几次败仗我就不冲头里了,谁冲第一个谁是壮士,冲第二个是烈士……可我一直想,要能有那么一个人,带着我们哥几个一直往前冲,谁都不用猜忌谁,多好!!”

  三处感动段落

  《团长》虽然拖沓,但坚持看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动,全剧中不乏让人眼眶发热的段落。

  心碎

  孟烦了与小醉诀别

  第二天就要进攻西岸了,知道这次一定有去无回的孟烦了最后一次来到小醉家,可他什么也不能说,只是逗着小醉开心地在一起笑。

  这时,喜欢小醉的张立宪使劲在外面叫门,还泄露了军机,孟烦了把一腔郁闷狠狠地发泄在张立宪身上。

  心疼

  被烫焦的机枪架子

  炮灰团偷渡到西岸与日军交火,作为机枪手迷龙的副射手,豆饼被迷龙使唤来做了机枪架子。打过真枪的都知道枪的后坐力有多大,豆饼被马克伈重机枪长时间的连发震得摇头晃脑,直至口鼻冒血,双手也因为紧紧抱着枪管被烫焦。

  战斗结束后,豆饼站起来晃悠着说:“迷龙哥,我歇会去了啊。”谁也没在意,这成了老实巴交的豆饼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心酸

  军事法庭上跳大神

  冒充团长的龙文章被押上军事法庭受审,这场戏有鲜明的戏剧味道,全靠龙文章一人的表演,这也是《团长》的第一大高潮戏。龙文章一会儿背诵楚辞,一会儿冒充神汉跳大神,交代着自己的来历和人生经历,他表面的神叨和傻快乐背后,是故事所处时代的大背景下芸芸众生的心酸。

  观众张先生说,这一集绝对牛到极点,这一集是许多导演一辈子也拍不出来的。基本上是美国话剧《哗变》的路子,简直像猜谜语一样,每个人的表现都出乎意料,编剧智商真高,《士兵突击》不如这个。

  四个出彩配角

  阿译 文弱却坚定

  “阿译”本名林译,这个角色有时如跳梁小丑般搅局,而关键时刻,他的大义凛然却让这群每天以取笑他为乐的炮灰汗颜。

  饰演阿译的演员王往表现得很出色,表演呈现出深厚的功力,包括一些肢体动作、面部表情以及小细节处理,都让人感觉很自然,让人看到了阿译身上的懦弱、虚荣、无能为力,也看到了阿译那种要有所作为的愿望、对理想无限向往的坚定。

  兽医

  伤心藏在心里


  “郝兽医”本名郝西川,是炮灰团的随军医生。饰演郝兽医的罗京生是西安话剧院的“老戏骨”。

  在《士兵突击》里,他是许三多的爹,会在坦克车上比划着胜利的手势喊“驴”,而在《团长》里,他是纵容着孟烦了的郝兽医。他对周围的战争似乎在冷眼旁观,其实内心也有着狂热的火。他一眼看出了孟烦了本质的善良,并对他不厌其烦地说教,希望他能正视自己。对炮灰团战士的遭遇深深的同情与怜悯,常说自己最终会伤心而死。

  不辣

  笑容温暖人心

  “不辣”本名邓宝,由《士兵突击》中许三多的“二哥”王大治饰演,在“士兵”中,王大治戏份虽少,却让人印象很深,感觉是个爷们。

  而在《团长》中,他每天穿着脏脏破破的戏服,一张脸总也不干净,永远像个脏乎乎的泥猴。然而这并不妨碍他不时笑容满面。笑起来眼睛弯弯,眯成一条缝,像个“活宝”。而每当不辣露出笑容时,仿佛有种温暖立刻扩散出去,感染到他周围的人,也会感染到电视机前的观众。

  豆饼

  一根筋的跟班

  “豆饼”本名谷小麦,总是跟在迷龙身后,扛着枪,满脸黑灰,性格“一根筋”。无论战友们怎么“欺负”他,总是报以乐呵呵的傻笑。细心的观众可能已经发现,饰演豆饼的演员谢孟伟长得有点像“小兵张嘎”,没错,谢孟伟是河北保定人,14岁的时候就主演了电视剧《小兵张嘎》。

  谢孟伟表示,自从“张嘎子”后,他一直期待一个能让观众看到他成长的角色,而《团长》中的“豆饼”就是这么一个角色。

      
 

 

(责任编辑:杨昊)